行走唐山南湖小抒怀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06日
       南湖水长, 日月浮。远山含翠黛, 夕阳映出晴空。
       珍禽在树上歌唱, 在荷花里戏弄鱼儿。风景秀丽, 梵天之声传于幽处。这是一个采煤塌陷形成的湖泊。野鸟在飞, 野草在生长, 垃圾遍地, 荆棘斜出, 眼中一片荒凉, 像原始的无知。它位于城市的一个角落。对它很熟悉, 我没有关注它。几年前, 我参观了波光粼粼的西湖。归来后, 他不停地念着白居易的口号“离开钱塘山水, 不喝多, 懒诗诗”, 从心底里, 感受到杭州人特有的幸福感。除了羡慕, 我只能惆怅和感叹:我只是匆匆路过西湖。西湖是杭州人的西湖。
       对我们来说, 这只能是梦想的一瞥。
       在时空中走进它, 欣赏它。慢慢的, 我对西湖的感情也不再那么浓烈了, 因为唐山南湖的瞬息万变和宏大的建设, 让我后悔当初对它的忽视。如同凤凰涅槃, 一个全新的南湖重生而生。它一改以往的小家碧玉, 气势磅礴, 气势磅礴, 在上一个层次上发展出宽广的身躯。整个公园因地制宜, 水陆相接, 东西南北相连, 彩色柏油路环绕整个湖面。湖面银光闪烁, 鸟飞鱼跃;公园内的长廊拱桥错落有致, 周边商铺林立。风雨中的南湖更是别具一格。远远望去, 天与水相遇, 一个身体是喧嚣的;湖中的岛屿依稀可辨, 虽然这里没有仙山和亭台楼阁, 但山与湖足以赏心悦目, 舒展胸中的宁静。置身于花园中, 是一次美好的邂逅,

是与自然的亲密接触, 是净化心灵、洗去污垢的释放。虽不如洞庭湖浩瀚惊心动魄, 不如西湖明净、妩媚、秀美、凝重, 但它自然质朴, 在自然中释放精髓, 在质朴中闪耀蜕变, 保持一份宁静在城市的喧嚣中, 让你在疲惫的时候, 能找到一块心灵的净土来发泄和发泄。我常常认为, 西湖之美, 是上天眷顾的, 是文人墨客所眷顾的。是山水与文人的结合。华贵典雅, 却显出过多的肥粉。它早已淹没在南朝的诗歌和歌曲中。在农阮的吴语越剧中。西湖之美, 婀娜多姿, 让人心生怜惜。南湖,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北方荒野挺拔壮汉, 用肌肉舞动着城市建设的艺术张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布局, 是智慧与自然的有机融合。南湖就像一颗耀眼的明珠, 镶嵌在一座英雄城市的胸膛, 为可持续发展注入新鲜的因素, 以转型发展的节奏谱写现代文明的篇章。那天, 一次不经意的散步改变了我最初的想法。漫长的忙碌让我忽略了它的存在, 但花园里的美景却让我想起了它。
       诗曰:“黄鸟飞, 聚草丛, 呱呱”。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在南湖边安家, 早上起床练功, 晚上欣赏日落。, 尽享南湖之恩。南湖之美,

让人心旷神怡, 心旷神怡;它能给人一种力量, 可以振奋精神, 消除呆滞。正如著名诗人黄战所说:“名缰锁, 如重枷锁, 铜臭堆老死, 愿从此岸泛舟, 享黄昏微风, 享清风。夕阳, 美景, 山水, 露水,

酒, 霜, 花。如果有人问我, 我在哪里。在彩云深处, 是我的家。”有句话说得好, “朝夕夕微风”, 能得到这般美妙的境遇,

欣赏这美景, 可不是人生中的一件愉快的事。
       名誉、荣辱、是非, 何必操心得失, 唯有操心, 还不如在江湖中四处游荡, 放手忘我。 2018 年 4 月 18 日